某尊某礼

本命尊礼,其他不定。
流水的cp铁打的尊礼。

【Spideypool】此时我需要一个肩膀

@如·初 太太翻牌了!!!开心(;´༎ຶД༎ຶ`)
作为超级英雄,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过去,即使压力悔恨大到崩溃,下一场战斗还是有他们的身影
心疼小虫背负的那么多……有贱贱在身旁真的太好了!
心情低落被一个话痨又无厘头,打不还手没心没肺的人缠着,即使不会立刻开心起来,也会因为他的捣蛋轻松一些
爱你所以会陪着你,让你的负能量流向我,两个人共同承担
贱虫真是巨可爱了!!!

如·初:









@某尊某礼 的点梗!


给!拖了挺长时间但是三次元真的有点忙啊……抱歉!


写的不好请见谅!





Peter从来没有这么难受。


糟糕透了。




当Peter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Parker工业的大厦时,已经是深夜了。他看着桌上成摞的文件,头痛的捏了捏太阳穴。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少的量了,Anna已经尽可能的减少他的工作强度,但这毕竟是他的大厦,他的工业,全权负责对Anna这个矮小的女人来说实在是有点难,他才需要负起Parker总裁的责任。Peter撇下嘴,愧疚的皱了皱眉头。


但他还是没去看他的文件。


他直接倒在床上,死死的抱着枕头,痛苦的蜷起身体,在床的角落缩成一团。


Peter Parker,你就是个没用的家伙。




滚烫的子弹险险划过Peter的面颊,擦破了他的面罩。Peter绷紧了神经,蜘蛛感应猛震了一下,他身边的一栋商业楼发出沉重的“隆隆”声,不堪重负的倒塌下来。


“噢……不行!不行!”Peter射出几缕蛛丝,固定住重要的几根支柱。一个漂亮的翻身,双手同时发出蛛丝,拦住楼房倒塌的上方。


群众发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让Peter愈加慌乱,丑陋的怪物依旧用它们硕大的四肢毁坏着城市。Peter的蜘蛛感应几乎要爆炸了。四肢逐渐麻木起来,Peter觉得他快到达极限了。噢天呐,我现在真想随便躺在什么地方睡上一觉。Peter嘟囔着,但就是这一瞬间的分神,让他忽略了一块落下的水泥板。


重物切割汽车的声音让Peter的脑子“嗡”的响了一声。他的心跳像是在擂鼓。


Peter瞪大眼睛看着那辆林肯被拦腰截断,里面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声音。“不!不不不!”Peter向前猛冲了几步,带着血腥气味的怪物的巨大爪牙向他冲了过来……


Peter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是几个市民看着怪物的惊慌神情。


不……


Peter是在一片废墟中醒来的。脑子里蜘蛛感应的轰鸣还没消退。Peter感觉自己耳鸣了。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浑身痛得要命,他嘶嘶的抽着气。夜幕渐渐笼罩。


尘埃落定。


或许是Avengers解决了那些怪物,把它们踢回了属于它们的维度。Peter不知道,拖着沉重的身体,看着一架架直升机亮着灯从他上方飞过,伴着让他心碎的声音。


“搜索中……发现9名死者……没有生命迹象……”


Peter像遭受雷击般全身都颤抖起来。他捂住了脸,紧紧闭上了眼。


都是因为你。


Peter Parker,都是因为你。




Peter躺在床上,缩在角落里盯着天花板。


如果我当时没分心的话,他们就不会死……对吧?如果我做得更好一点……结果就不会是这样的了吧?如果……如果……


Gwen。


Uncle Ben。


都是这样,都是因为我……


Peter的全身颤动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


突兀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是小个子女人的声音。


“Peter?你回来了吗?”


Peter缓缓睁开眼睛,却没有答话,只是把脸埋在枕头里。


“……你在里面,Peter。”Anna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你需要自己的空间。”她又沉默了一会儿。“你承受的太多了,你得学会放下一些。”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渐渐远了。



一切又重归于安静。


Peter扯下面罩,捏在手里。红色的蛛网格子让Peter有点恍惚,他想起他第一次带上面罩时的神情,年轻的脸上是满满的坚毅。但是现在呢?Peter感觉自己现在那种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他不能呼吸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他觉得做下去真的越来越难了。


Peter把面罩扔到了一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四肢的乏力和精神的清醒让Peter陷入了一种几近梦幻的感觉。躺了一会儿,Peter又从床上弹起来,抓起面罩,从窗户冲了出去。


Peter又来到那桥上——是的,那是Gwen坠落的桥。


夜晚的风很凉爽。Peter眯起眼睛,感受着风吹拂着他的脸颊。


但心里那种堵塞的感觉依旧没有消退。Peter不经意看见1个小时前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心中又像是有什么狠狠刺痛了一下。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心。


无力。Peter掀起半边面罩,怀疑自己的呼吸是不是一会儿就要停止了。他的一只胳膊慢慢的垂下,另一只手捂住了脸。


“我很抱歉……”半天,Peter咬着嘴唇,声音有点颤抖。


“抱歉什么?”Deadpool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Peter闻言惊讶的转过头。


红黑色的雇佣兵抱着一堆枪,把它们扔在一边,蹭了蹭手,笑嘻嘻的凑过来想揽住Peter的肩膀。Peter抿了抿嘴唇躲开了,他突然想对Deadpool说些什么——他从没这样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又不知从哪里说起。


“今天的那些史莱克可真够讨人厌的,是吧?简直比火星生物*还讨厌。”Deadpool撇了撇嘴。“怎么了?蜘蛛宝宝。你看起来就像头脑特工队里那个蓝色的小家伙——说真的,那小家伙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一天到晚哭唧唧的。”


Peter没说话,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却微微颤抖起来。他感觉到Deadpool一下子紧张起来,用手撑了一下坚实的平面,让身子坐的直了些。


“你认真的?怎么了?”Deadpool摘下面罩,这让Peter清楚的看到他蓝色眼睛里的担忧。Wade鲜少摘下面罩,多数时候是为了吓唬小孩子——他自己那么说的。但是Peter知道有些时候摘下面罩是为了表示他真的很认真——大多数时候,Wade Wilson没有Deadpool那样的嘴炮,看起来也正常了一些。


Peter塌下肩膀,Wade知道Peter开始放松了下来。他又凑得近了一些,几乎要贴到Peter身上了。Peter没有躲开,任由Wade的胳膊搭上自己的肩膀。他摘下面罩,扔给Wade。


风让Wade差点没接住Peter的“厚赠”,他捏住面罩,放在腿上。Peter斜着眼睛看了看Wade,他揉了把乱糟糟的头发,好几次张张嘴,却只是叹息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栋楼。


Wade顺着Peter的视线看去,他心里明白了几分。


“Peter,听我说,”Wade摸了摸Peter的脸颊,Peter挪动了一下身体,把重量都压在Wade身上。“怎么?”他嘟囔着问道,侧过头,又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Wade胸口。


“我说……虽然我想向你学习,但是……你的承受能力……当然是精神上的啦……我还没觉得有几个人肉体上的承受能力能强过我……”Peter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你觉得所有人都是你的责任……这个我是永远不会去学的。”Wade咳了一声。“那太……难了。你会把自己压垮的。这不行,Peter,听听一个比你阅历比你多了20年的人的劝吧。好吧,这真是的,平常都是别人劝我——主要是他们受不了我的嘴炮。”Wade笑了一声,“除了你,Peter。”他捏捏Peter的肩膀,肌肉依然僵硬的紧绷着。Peter发出一声不太舒服的咕哝声,Wade知道他一直都没怎么注意休息。


“至少放下一点怎么样?就像我放弃了之前的——额……好吧,我这是个反面例子。”Wade摇摇手指。


Peter扯着嘴角笑了一声,转过上身,把脸埋在Wade的肩膀里,环住雇佣兵的腰。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道理?他比任何人都懂。但是……没人能就那么放下对吧。就像Wade,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是实际上很多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清醒。他们的过去其实挺相似的,只是Wade相较他而言更加孤独,所以他才如此珍惜Peter这样的人。


Peter都知道的。


Peter没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Wade的絮絮叨叨下真的轻松了一点。Wade刚刚试探着搂住了Peter的腰,在发现Peter默许了这件事后激动的浑身抖了一下。


Peter在听到Wade说“这不是你的错,往好的方面想想,你救了那么多人,你是个英雄”的时候突然感觉很想哭。


他很想让别人承认他不是个做事毛毛躁躁的小子,他很成熟了,他是个英雄,他不想被James说成“害虫”,他不想。


Wade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了,只为了让他开心一些。除了几乎对他在WeaponX经历过的事闭口不谈,他差不多告诉了Peter他的一切。他甚至把Eille的事都告诉了Peter。


Peter知道Wade也是想找个机会发泄发泄。


或许自己也应该说些什么。


“Wade,你吵的我耳朵疼。”Peter抬手捂住Wade喋喋不休的嘴巴,Wade也识相的闭上了嘴。


Peter长出了一口气。他从没对别人说过Gwen的事,从来没有。他还有点犹豫,但是他不想再犹豫了。


“……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吗?”他缓缓开口,带着点谨慎和犹豫。


Wade握住Peter的手,用指腹蹭了蹭Peter的手心。“不知道,可能……这里采光好?”


“才不是。”Peter哼了一声,握住Wade的手指。


“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现在的Spiderman嘛?”


“……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那是……之前的事了。我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她有金色的头发,笑起来很美……”Peter微微勾起嘴角,仿佛Gwen就在他眼前,她还在那,含着笑看着他。


Wade却在心里哀嚎。


Petey以前有个金发小情人!


“但是……”Peter的笑容暗淡下去。“我成为Spiderman后麻烦也跟着来了……Goblin袭击了我们……我以为我救了她……但我……没能救她……我看着……看着她在我眼前……”Peter闭上眼睛,握紧了Wade的手指,没再说下去。


“噢……那可……”


闭嘴吧混蛋。


脑子里的声音毫不留情的叱咄。


Wade低头看着怀里乱翘的棕色碎发,Peter现在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只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湿漉漉的、可怜兮兮的小猫咪。Wade挪了挪屁股,把Peter整个搂在怀里。Peter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动作有点娘。”


“我也觉得。”


Wade认真的点点头,但并没有任何想放开Peter的意图,反而像个树袋熊一样用他的两只爪子紧紧搂住Peter。


“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和我说哦!别把什么东西都压在你心里,积劳成疾秃了怎么办。就我一个秃就够了,你能想象蜘蛛侠居然是个秃子嘛?摘下面罩都能当夜光灯的那种,”Wade联想了一下,打了个哆嗦。“太可怕了,太可怕了。”Wade使劲摇着头,似乎想把这件事从脑海里甩出去一样。


Peter摸着下巴脑补了一下自己变成地中海大叔的样子。


呃啊。


果然很糟糕。


Peter因为自己的联想笑了一下,Wade的表情也跟着轻松了一些。他看了Peter一会儿,突然猝不及防的在Peter脸上亲了一下。


Peter的脑子一下就当机了。他像只被吓坏的小鹿一样直愣愣的盯着Wade。


“别那么盯着我,”Wade严肃的说道,同时舔了舔嘴唇。“我这个热血的加拿大男人会受不了的。如果你想填你的蜘蛛洞的话我很乐意帮你。”Wade摇摇手指,点了点Peter的嘴唇。


“天呐。”Peter微微红了脸,他推开Wade的手,笑着说道,“我真讨厌你。”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爱~”Wade嘿嘿的笑了一声,鼻尖蹭了蹭Peter的。


Peter长长舒了一口气,靠在Wade肩膀上,感受着前雇佣兵的气息和风的低声细语。


“所以,现在要来点宵夜嘛?”Wade提议。


“不要墨西哥卷。”


“啊……”Wade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极度失望的哀嚎了一声。


“不行,Wade,再吃下去我就要变成墨西哥卷饼了。”Peter皱了皱鼻子。用手指点着Wade光秃秃的脑门。


“那我就把你吃掉。那词叫啥来着?吃干抹净!”Wade傻笑了一声,在Peter的脖子上啃了一口。


“嘿!”Peter红了耳尖,不满的叫了一声。Wade见好就收,拉着Peter站起身来。


夜幕在这一刻笼罩了纽约城。


“Peter,”Wade轻声说道。


“明天依旧是明天。”


“虽然依旧可能有那些@%&#的操蛋事——”


“但是我在这里,你的朋友也在那里。”


“我们都在偷窥你呢!”


“你不会是一个人的。”


“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哦!我很乐意当你的坏心情接收器。”


Wade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所以……振作起来。纽约不能没有你。我们也不能没有你。”


“……”


Peter抿了抿嘴唇,慢慢绽开一个微笑。


“谢谢,Wade。”




谢谢你,Wade。


谢谢你们所有人。


当Peter再次去看Wade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破开了。它在Peter心中盘旋,渐渐成为丝丝点点的暖意,那种感觉传遍了Peter的整个身体,世界似乎也慢慢变得明亮起来了。


End





*emmm……这其实是我想的一个梗啦……😂在《异星觉醒》里,火星生物第一个就把电影里的RR KO了……本来只想去看RR结果刚出场不一会就领便当了,看的我心情复杂😂

评论(1)

热度(91)

  1. 某尊某礼如·初 转载了此文字
    被@如·初 太太翻牌了!!!开心(;´༎ຶД༎ຶ`)作为超级英雄,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过去,即使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