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尊某礼

本命尊礼,其他不定。
流水的cp铁打的尊礼。

【尊礼】你想对我说什么part2

我到底在写啥呢





让人无法忍受的夏日暑气随着太阳的西沉渐渐消退了下去,但对于刚上完体育课的学生们并不是如此,女生三三两两地边用手扇风边走回更衣室,男生则是直接冲向水池把头塞在水龙头底下玩命冲。 

上完体育课的周防和草薙自然也是要这么做的,但慢了一步,一个橙色头大的瘦小男孩欢快地拉着一个身型略高蓝发色且面色不耐烦的男孩跑过周防和草薙身边,不分先后,两个人就直接把头挤在一个水龙头下冲洗,旁若无人地开始打闹起来。

 “感情真好啊。”草薙感叹了一句,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的汗,看向周防,“我们俩没有水龙头了呢……喂等下周防你在做什么?!”

 “啊?不是没有水龙头了吗……” 草薙语塞,看着湿淋淋的周防尊发愣。

 这家伙直接把买来的冰水泼在了脸上! 

周防撩起制服的下摆,露出了年轻人才有的精壮腰身和略微显型的腹肌,双手捧着衬衣抹了一把脸,放下后大半已经湿透白色制服直接贴在了身上,透出了他吸引人的麦色皮肤,也勾勒出了他的好身材。

 “好热……快回去了吧。”周防拽过发愣的草薙就打算走时,突然眼前闪过了一抹深蓝色。 

……学生会主席宗像礼司。 

迎面走来的学生会主席连正眼都没有看周防一眼,直接略过二人,向着行政楼的方向走去。

 然后被周防尊伸手拦住了。 

在草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注视下,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用那双周防难以形容的紫色眼睛冷冷地扫了二人一眼,首先开了口。

 “请问阁下有事吗。”明明是疑问句却愣是说出了您一定没有事的否定语气。 

周防犹豫了一下,不知所措般地掏了掏裤子口袋,拽出了一条淡蓝色的手帕。

 “你不……擦下汗吗……”周防努力开口问道,眼睛则是盯着宗像鬓角处的一滴汗水,看着它缓缓地划过宗像礼司上完体育课后偏红的脸颊,拐了个弯到了白皙的脖颈,又险险地绕过突起性感的喉结,偏向左边地流进了再热也把扣子扣到第一个的白色衬衣里,化作一个圆圆的水印。 

草薙顿时觉得没眼看了……尊你的眼神不要太露骨啊! 

宗像礼司似乎并没有在意那眼神,只是嘲讽地勾起嘴角,扫了一眼周防手上半被水沾湿的手帕嫌弃地说:“不用了,多谢阁下的好意。” 

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崭新的白色手帕将脸上连同脖子的汗擦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目不斜视地离开了。 

……就说嘛那么露骨的眼神怎么可能没察觉到。

 “喂……尊啊……你这是被厌恶了啊……”草薙扭头看见周防怔愣的脸,连忙补充,“不不过你还有很多机会的,你看就算情势再怎么不利也还有我可以……” 

“厌恶的话就要努力去抓住吧,要么更加厌恶要么变成接受,”周防打断了草薙的话,“抓不住的厌恶和抓住的不明了的结果,当然选择前者。” 

草薙沉默了两秒突然笑了出来:“真不愧是尊啊……”

 “而且脖颈很漂亮。”周防突然意义不明地开口。 

“……哈?!” 

“他擦汗抬头仰起脖子的时候,脖颈长,白,漂亮。” 

“……尊你还是自生自灭吧。” 






小剧场:草:“话说尊你那条蓝色手帕哪来的不像你的风格啊?”
尊:“……十束的。他说会有用。”
草:“……”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