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尊某礼

本命尊礼,其他不定。
流水的cp铁打的尊礼。

流转四季又一年(一月)【鬼白】

新年嘛……随便写写:-)
争取初七前搞完……每个部分cp不一样的,看tag哦



一月

站在桌边身着白色汉服和绣有爱心的粉色围裙的男人正在布菜,一道一道精致的中国传统菜式被白皙修长的手放在红松木雕花木桌上,红烧狮子头,东坡肉,鱼香肉丝,松仁玉米,还有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男人柔软的黑发温顺地附在白色三角帽下,看起来温柔贤良。 

还真是一副“看起来”的皮相……鬼灯翘着腿坐在木凳上,皱着眉看着白泽忙碌。

 “喂!我说啊,”白泽忍了许久终于爆发了,把宫保鸡丁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指着鬼灯的鼻子骂道,“别以为现在是春节是新年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想在我这蹭饭还摆出一副大爷相是想干嘛啊!要吃就来帮忙!恶鬼!” 

“哼……难道不是因为中国春节使地狱工作量增加了,所以你,作为中国的神兽白猪,请我吃饭吗?我为什么要帮忙。”鬼灯直接用手拿起一只饺子塞进嘴里,“难吃。” 

“难吃就别吃!给我吐出来啊混蛋!”白泽努力忍住想把盘子砸到鬼灯头上的怒气,“话说中国春节和你日本地狱有什么关系啊!” 

“华人街啊,过春节期间发生踩踏事件,火灾什么的,要和中国地狱进行交接工作啊。”鬼灯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印有金色汉字的红包,依旧是皱着眉头递给了白泽,“啧,红包,快感激我啊白猪,要跪下磕个头,喊一声感谢鬼灯大人才行啊。” 

“谁稀罕你这鬼红包啊?还跪下磕头啊!没事就拜托你快滚吧!桃太郎知道你要来一大早都出门避难了啊!” 

“……”鬼灯看了一眼气得快要上窜下跳的白泽,站起来整理了下和服,淡淡地说,“那我就先告辞了,下午确实还有不少公文要处理。” 

白泽倒真的被鬼灯这一出弄愣了,站在原地呆呆地问:“那……那你不吃饭了……” 

鬼灯已经跨出了极乐满月的门,头也不回地,“啊,中午就不打扰了。” 

白泽仍愣在原地,很久很久之后才转身,一把直接将一桌子的菜掀翻。碎瓷片和颜色鲜亮的饭菜在地上混在一起。

 “爱吃不吃!没事犯病啊恶鬼!” 



快接近午夜时,鬼灯气势腾腾地把喝醉的白泽从装饰得喜气洋洋艳红一片的妲己那里捞了出来,一路不顾对方的挣扎拖进了极乐满月。

 “滚啊恶鬼!吃饱了撑的吧你没事少来惹我!想打架吗!”白泽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继续吼道,“滚回去处理你的公文!不是不打扰了吗!” 

鬼灯皱着眉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我说的是中午不打扰不是晚上……你没有拆我留在桌上的红包吗?”

 “啊?谁要你的破红包……” 

鬼灯直接从地上一片混乱中拽住一点红色抽出了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红包,扔给白泽,“打开。” 

白泽粗暴地直接将红包从中间撕开,纸红包倒是破了,里面的东西啪的掉了出来。

 喝醉的白泽愣愣地望着掉在地上的避孕套,半天没反应过来。 

不耐烦的鬼灯直接扛起白泽捡起避孕套就进了卧室,一下子把白泽压在床上。

 “晚上回来都没东西吃了,不会给我留着菜吗……蠢猪……”鬼灯的声音带着丝丝热气般的灼烫着白泽的神经,“明年也……呵……新年快乐……” 

白泽眼角的绯红好像又变深了些,他轻轻地抱住鬼灯,又死死地抱紧了他。

 “恶恶鬼……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明年也要......在一起啊。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