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尊某礼

本命尊礼,其他不定。
流水的cp铁打的尊礼。

宗像礼司夏夜独白

*室长某个夏夜梦醒的独白
*复健,乱写
*音乐是情感的最好催化剂





单刀直入地说,周防尊,自从亲手在学院岛了结了一切事务之后,我从有过什么愧疚感,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一切都是在那种情势下所作出的最正确的选择,这是维护秩序的最好方式。
虽然如此,最近总是浅眠……睡不安稳,却很少做梦……不知和阁下当初那样……不,没什么,是我想多了吧。 

不过刚才我却做了一个关于吠舞罗的梦。 事先说明周防,我每日都有大量的公文需要处理和审批,淡岛君和伏见君,以及S4的诸位,都在为了大义而努力着。因此在此刻这样一个本该用于休息安静宁谧的夜晚,我却梦见了自己站在阁下吠舞罗据点前的路口,独自一人。 

并且我没有找到你,周防。

 即使费力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即使再次找到那间似乎不论何时都带着橘黄色光晕的西式酒吧,即使在梦里都似乎闻到了那股廉价的烟味,可是却已经找不到赤之王周防尊。

 这本就是一个事实,所以我也很快毫无芥蒂地接受了。

 你的Homra没有任何变化,至少在我的梦里,还是一群人没心没肺地在喝酒吵闹,安娜小姐被草蕹先生照料得很好,换了新裙子,仍然手不离红色玻璃珠呢……真是可爱的小姐,八咫鸦也很有活力的样子,在和镰本先生躺在沙发上闲聊,吧台上的酒杯里……是Whisky?啊,草䔨先生把它喝完了……
酒吧里好像少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氏族。
当面对你说这句话,你必定会嗤之以鼻吧,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王……哼……不过,站在人群之外俯瞰众生的人才是王。 

这算是为你开脱么,在梦里的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呢……当然不是害怕,青之王绝不会害怕退缩,吾等大义不容阴霾,但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还能做些什么。一个双手沾满了阁下鲜血的人,呵,抱歉啊周防,我实在是不知道我是否都还有梦见你的资格。

 的确好像也没有这个必要,野蛮人的出现好像每次也会耽误我不少时间,那么就这么算了吧,我也说过了,明天还有不少文件要阅览呢。

 就这么算了吧,周防。

才刚刚天亮呢,那么我就再浅眠一阵好了。

 希望我还能再安心睡一阵啊……周防……

评论(2)

热度(15)